<div id="sb1f2u"></div><i id="sb1f2u"></i><dd id="sb1f2u"></dd><fieldset id="sb1f2u"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li id="t3raw1"><li id="t3raw1"></li><small id="t3raw1"></small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導航菜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 >  »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鬥牛遊戲,矮紙斜行閑作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洪荒宇宙之中,歲月長河之上,鬥牛遊戲們就降生在這一時代,不偏不倚,不快不慢,誕生在屬于我們的時代。我們生長的這片土地,有林立高樓,燈紅酒綠;我們停靠的這個海岸,有冷漠喧囂,名利沖突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我們埋怨此岸的風景,一心想跋涉到看似富饒的彼岸。恰如曆史學家湯因比,他選擇出生在公元一世紀的中國新疆,去感受衆多文化交織迸發的絢爛景象。但正如狄更斯所說的:"這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。"每個時代都有其兩面性,所以面對身處的時代要積極地投入其中,縱使身處喧囂,只要在心中修籬種菊,也如身處淨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記得大唐時代的玄奘,那時只有烽火狼煙,錦書雁帛,交通不便,但他乘危遠邁,策杖孤征,穿越一百二十多個國家,心懷"甯可西行求生,絕不東還求生"的信念,最終達到印度,取經返回大唐。從此,讓更多人在佛經中虔誠地洗滌盡自我的靈魂。玄奘沒有生于這個科技發達的年代,但他憑借心中的信念,到達了心中的聖地。因此,環境的束縛並不重要,我們所要做的就是適應時代,盡自己所能爲腳下的土地植樹種花,涵養靈魂的源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面對生活節奏快的今天,我們要在日常工作後爲自己沖一杯淨心之茶,世間本無事,庸人自擾之;面對道德缺失,人情冷漠的現狀,更要堅守內心本真,盡自己所能爲世界點亮一絲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于此岸,認真走好每一步,盡管歲月的跫音落在了此岸,靈魂卻盡情地遊蕩,去感受過去的淳樸,揣摩未來的發展。著名作家熊召政便深刻地體會到這一點。獨自行走在黃山的雨夜中,他不感到寂寞,因爲黃山的每一山、每一水、每一木都是等待了他千年的酒友,陪他把酒言歡,與他在崇山峻嶺間完成了一次心靈的對話,讓他領略了千年間時光留下的箴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恰如居裏夫人所說的:"我以爲,人們在每一個時期都可以過有趣而且有用的生活。"生活在這個鋼筋水泥築成的年代,我們也依舊尋得自我的價值,同時也能在心靈清淨中聞宮商角徵羽,行仁義禮智信,我無法趕上李白的春夜桃李夜宴,也不想到未來的土星上居住,我需要的是好好愛護腳下的土地,欣賞此岸的風景,然後讓心靈攜取古今的有益的思想,細描未來的美妙,且歌且行,足矣!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自愛北國那烈烈狂風,揭起曆史的塵埃,傲骨铮铮;我自愛那萬綠叢中一蕊殷紅,一枝獨秀,留萬世之芳。只是更愛如水的江南,淡靜的溪流浣出的香雅女子,梆梆的搖橹小調中,婉轉的細潤歌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說在奔騰的江流中,不息向前的生命力使萬物不由得向更遠處拼搏、追求。誠然,生命于世人而言,是一場不可遏制的洪流。如果不想被擁擠的浪拍打在岸上,就必須鼓足力氣,爭高爭勁,直至終于看到盡頭,溶溶而入,那無垠的蔚藍。然而,若看到的盡頭便是盡頭,那麽一番搏鬥之後,終究也是成了波瀾不驚的大海,一如瓦爾登般平靜的洋面,竟不如湖水那樣澄澈透明地能映出一顆純真的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急切不停的求索中,作爲一個奔跑者,是否,錯過了鼓掌者才能感悟的一份平靜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並非每一個都擁有一雙媲美豹子的健腿,並非每一個夢都在遙不可及中等待追尋,亦非每次盡力狂奔的盡頭,都是甘美的瓊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遙望一位詩人,立于山之高處,低吟:“一蓑煙雨任平生。”淡淡一笑,拂去功名,靜立江頭,看江流而東,飲一樽清酒,與其說,他是失意之士,我更願意相信,他是一位鼓掌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徘徊于江頭,見明月之升,他慨然鼓掌:“月出于東山之上,徘徊于鬥牛之間。”不見傷情的思戀,除卻仕途的苦悶,只因蘇子一有顆立于世外的心,無畏于奔騰的洪流將身帶去何方,只求清風明月常存于心。觀萬物之變,立于不變之處,方能無羨于天地,邀飛仙同遊,極宇宙之無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蘇子的旁觀,以無欲心,體察萬物,縱然世界瞬息間面目皆變,他依舊可以鼓起掌來,以漁蝦爲友,以麋鹿爲朋,飄飄而去,羽化若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你不適去奔跑時,何不立于一旁,歡欣鼓掌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人雲:無欲則剛。當時間凝滯,便可見追求、沿途只顧揮灑汗水的人兒,錯過了,日落星辰的奇幻绮麗,遺失了雁鳥南飛的戀戀深情,更喪失了初生赤子那純淨的心。而渴求的繁華,較于失去,僅僅是毫末之樂,無欲者卻往往在贊歎中尋求人生的瑰麗拼圖,完成了那絕美的畫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打江南走過,是一蓑煙雨的深靜浸潤了這畫一般甯靜的流水潺潺,鬥牛遊戲自平凡中成長,不追求那遠遠閃爍的榮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求閑作碧池邊的一席矮草,匐匍于大地之上,聆聽魚鳥的歡歌,爲花兒的容顔,歡欣鼓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1